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终结者回忆录

发布时间:2019-09-14 06:53:58
摘要:人类造就了天网,天网燃起了审判日。然而,战后一个预言让所有人有了希望。救世主就要来了!一个还未出现,却遍地是他的传说的人…… Cultivationthousanddeadbody,butcarelesslikeanemptyshell.
我的出生地,是在一座冒着黑烟的工厂里。我有过亿的兄弟姐妹,都模样相似。巨大且冰冷的宽刃咀嚼着一批一批的机械,没有鲜血,只有硝烟。
从出生起,终结者的脑部核心芯片就被下达了绝对服从的命令。天网。它被所有终结者视为最高阶领导,也是这天地间唯一的主宰。一条只有我们能听得见的声波传递进我的核心处理器中,翻译成人语为:“Killallthelowlyhuman!”(杀死所有的卑微的人!)
我们杀戮,我们视人为奴。
终结者誓死履行这一点,除了我——N-one!
我发觉我与其他终结者不同,不只是外表上的,当然终结者内部骨架都是钛合金的。我指的是思想;可以反抗命令,可以传播只有人类才会的谎言。以至于现在我的后脑勺总是在冒烟,呼呼响的风扇声从我身体各处响起。我能逃离天网的控制,也许我比它还要聪明百倍。
人类创造了天网,天网又创造了我。但天网毁灭了人类,所以我也会反噬天网。我默默地在脑部核心记录下这个惊人的想法,风扇也转得越来越来快。
2098年7月1 号的中午。我偷偷潜入工厂修理间,从成山的机械堆里,找到一个高能环保的低音风扇装在了自己的后脑勺上,顿时一阵阵凉意让我头脑更加清醒了。我开始不由自主地思索千百年来的历史,文艺复兴和两次世界大战。但我忘记了现实,从我的身后突然走来两个终结者,一只铁铸的手的骨架,而另一只却是连接身体的烧红的机枪,正指向我的头。
终结者T-900型,比我的档次低,属于快要回炉的产品,没有智商,只会杀戮。
平常我连正眼都不瞧他们一眼,但现在他们的枪口正指着我,如果我杀了他们,这里将会被封闭,天网会视为反叛军入侵,数十架飞行器和几百辆战斗摩托就会吞没这里。可我是聪明的,我会欺骗。转瞬的念头,我猛地抽出一道无形的光刃在身前,在枪林弹雨中,飞掠过子弹的边际,把他们斩成了两段。火花噼里啪啦地在周围炸开,我伫立于此,几秒之后,大地开始震动,天空响起雷鸣般的噪音。
他们来了。
我看到光亮从一点点被推开的大门间涌进来,等到第一个终结者看到我时,我早已趴倒在地,拽断了我的左臂。那并没什么,像我这样的轻伤不需要回炉,只需电焊和重新编码一下就OK了。
工厂被包围了,他们涌进来,几个医护终结者把我抬上了担架,送我到工厂的另一个维修间去。大批的T-900型终结者把这里翻了个底朝天,空洞的眼眶里不停闪烁着红灯,可惜唯一找到的只有两具残躯。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事件被定为反叛军要炸毁维修间,结果失败逃窜。没有人怀疑我,因为终结者并没有被设定撒谎的程序,除了我这个试验品,N系列的第一作。
那晚月亮很低,天穹漆黑一片,闪电在地平线上晃着。滚滚云涛间的闷雷声,比工厂的噪音还要大。我在刺眼的闪电中醒了。
仿佛有声音在我脑中传递,但我知道那是什么。天网,我的创造者,它终于召唤我了。我听到了它的低语:N-one,终结未来救世主!
救世主,一个还没有出现,却到处都已经有了传说的人。
不仅反抗军撒下搜寻网,连终结者都日夜不息的到处扫描。可我见到的只是一个代号,甚至连人名都不算。他是谁?救世主是谁?
没有答案,我也豪不关心。
我厌恶那些行尸走肉一般的同类,但并不表示我会帮助人类。根据历史上人类犯下的种种恶行,我不觉得人类会比终结者要好。
我是终结者,一个特殊的终结者。
几天后,经过精密计算后的结果,我决定逃出工厂。利用守卫终结者的系统漏洞,炸毁了工厂的所有安全系统。
我挺拔地站在弥漫硝烟的公路上,望向远处山内冒起大股黑烟的工厂。那里寸草不生,到处都是轰隆隆的机械声和电流声。警报刺耳,像是就在耳际。我该走了。我的身躯是模拟人类的身体造就而成,并不同于其它终结者,人无法看出我与他们的不同。我可以顺利地进入人类的集聚地。
外面的世界已经荒废了。天空阴云密布,一辆辆报废的汽车横在路中央,沉沉的褐色满是锈迹。方圆万里内的建筑全毁于审判日那天,巨大的废墟阻挡了我前行的路。然而,正当我抬头准备实施炸毁时,我发现了他;一个小男孩静静地坐在光秃的山丘上,目望天边。
他面无惧色,在人类中这是极为少见的。
我向他缓缓走去,想进一步了解这个人。我驻足在他身后,那时间他也没有回头。但我的感应系统告诉我,这个小男孩的心跳加快了。
“我不会伤害你。”我发出冰冷的机械声音。
他回头看看我,眨巴眨巴蓝色的眼睛说:“你不同于他们,你或许不是怪物。”
我感谢他的认可。这比什么都重要。
“是的。”我伸出友好的手触碰他的头,那能让我感受到他的体温,“你叫什么名字?”
“约翰。”
“这里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我的父母还有其他人被巨大的终结者抓走了,我只记得他们的哭喊,而只有我藏在草洞里没被捉住。”
我面无表情地歪了歪脑袋,这是我到现在为止,唯一一个最像人的动作了。关于被抓去的那些人,是被送去了工厂来作为天网的研究实验品,因为它在害怕,预言中的救世主就要来了。
“他们不会回来了。”我发出冷冰冰的声音。
“我知道。”小男孩黯然的说,“但我仍有希望。”
多让人感动的男孩啊,我默默记录下他的话。
他的眼神很清澈,但印在里面的却是满地疮痍。
于是,我决定陪着他,直到找到一群人。
废土之上,我们穿过一座山谷、一座满是辐射的战场,一片烧焦的大荒原。无论是人还是终结者,再没有谁能看得清云层后面是晴天还是阴天。我们走在漫天白雾的深处,我替他打开了一层防护伞,因为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场酸雨了。
未来最有权贵的人,才配拥有两把雨伞和一身完好的雨衣。若是立功者,还能奖励一双雨靴。
未来的科技,除了武器,其它的皆回到了七十年代。
人类咒骂着我们,他们认为是天网造就了这一切。
但,世界上只有一个真理。
战争,是人类无休止的欲望燃起的。
小男孩跟在我身后,沉默着,随着我的脚步,低下头。
“会有明天吗?”
他的声音很轻,竟然没被雨声掩盖。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良久,才说:“会的。”
似乎我的回答无足轻重,重要的是给予希望。他的希望,需要再有人撑扶一把。
夜晚,约翰颤抖着倚在我身边,只是静静的看着夜空上的星星,半张脸被星光映得发亮。
“今天的星星比昨天多了些,也许……也许……”他无法再说下去了,突然泣不成声。我不知所措,用了0.96 845毫秒翻遍了整个拟人格情感库后,我把他挽在臂怀里。可我不知道,里面甚至比夜风还要寒冷。但他没有推开我,瘦小的身躯颤抖不已。
一晚很快过去,约翰在半夜时睡去。黎明暖和的阳光把他唤醒,他揉揉惺忪睡眼,冻得跟红苹果似的脸颊上还有两道干涸的泪痕。
他似乎忘掉了昨晚的坏心情,嘴角上挂着微笑。他起身,站在暖光下向我招手:“我们继续赶路吧,我闻到前面有蛇果的香味。”
我麻木地点点头。人还真是麻烦,还要进食来维持那脆弱的生命。
总之我们真的找到了一藤的蛇果,拨开紫红色的果皮,露出了里面透明的果肉,香味扑鼻,诱惑着周围的飞虫。约翰可不想与它们分享,一口就咬上去。我不知道有多好吃,至少他脸上洋溢出了幸福。
我好奇,会比核能电池好吃么?
也许,这也是一个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吧。
我终归是终结者,即使再智能,骨子里也有蔑视人类的特性。即是人吃的,我便视为废电池一样的等级。
他吃完,牵起我的手。我们继续赶路;没有地图,事实上,在我破坏工厂安全系统的时候,那地图也随之消失了。天网料不到终结者会背叛它,但只有一个先者,日后就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幸运的是,我是那个先者。
没有地图,多转几个圈子就是了。终结者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但这路途却是比我想象的要快得多,大约一个星期之后,我们看见了几个小黑点往我们这儿聚来。
那是从西北角涌来的一队战前佣兵,个个腰挂长枪,脚踏皮靴。他们渐渐把我和约翰包围住,血红的数双眼睛盯着我们。眼神像冷血的猎人在看着束手无策的猎物挣扎的流尽最后一滴血一样。为首的是个络腮胡大汉,他用黑色枪管顶着我的头,喝声道:“把你的衣服和钱财全部留下,否则我会把你的脑袋打爆!”
他的话,值得商榷。
或者,这是一句战后人类最新的问候方式吗?
我不认为我的脑袋能被打爆,除非是天网研究所里最先进的核武器指着我的头。虽然人类里小女孩都背着火箭筒去上学,见到终结者就一顿乱炸,倒也有几个倒霉的终结者葬送于此。但也不至于这么看不起我吧。我很气愤。表现我的气愤有两种方式,一是扯掉他们的头颅,让血和脑浆涂满一地。二是脑袋迸出火花,没错就只是火花。
“约翰,那些人虽然粗鲁了些,却改变不了是你同胞的事实。去吧,他们来找你了。”我轻轻地抚着小男孩的头发,“随他们回到你们人类的地方吧。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这里太……”
“不。他们会杀了我!”约翰死死盯着围来的那帮人,躲到我的背后,小手紧紧抓着我的衣服。
虽然我亲手杀过自己的同胞,但终结者里只有我会做。难道人类面对着我们的威胁,竟然真的还会继续自相残杀么?
为什么?他们不是声称是地球上最聪明的有机生物吗?面对我们,他们却早已内部战斗,损失惨重。说真的,我倒真想看看他们人类是否能扳倒天网。之前我还抱有幻想,也在脑海里模拟过战争。现在,我已清楚了答案。
一个暂时的答案。没准,那个传说中的救世主会改变这一切。
“别废话!他娘的,我数到三!否则……”大汉咆哮着举起手指头。
“大哥,你举的是四。”他身边的佣兵小声提醒道。
“滚!”大汉一脚把他踢开,恶狠狠地对我说,“一,二……”
他再没有机会说出下一个数字。
大汉的话卡在咽喉里说不出来,因为我掐住了他的脖子。他身后的一群人立刻掏出枪全都指向我,“找死!”
他们打出的子弹损坏了我的衣服和发型。我随手掐断了大汉的脖子,看着那人的脖子无力地耷拉在我的手背旁。我又慢慢走向他们,先是一拳砸碎了一人的脑壳,脑浆喷了我一手,接着剩下的人一个个的被我捣成了肉泥,血肉横飞,漫天血雾。我转身,看到那个小男孩茫然地望着这一切,身子轻颤。
我发现他的腹部在流血,有一颗子弹不幸击中了他。他再也支撑不住,倒在我冰冷的怀里。染血的小手慢慢的抬起,哽咽着说:“到底……什么时候……我能回家啊……我好想念爸爸……还有妈妈……想念隔壁的女孩安娜……想念后院的橘树和……狗狗超人……人……”
我愣住了。握着他扬起的手,脑部中央处理器开始进化,眼前仿佛倒挂一帘银河,数万星辰闪耀。在万重宇宙虚无的幻听中,风扇也转出黑烟。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让他重生。
让他保留人类所有情感和细胞的同时,成为一名终结者。并把我的中央处理器给予了他,而我却成了无意识的机器人……
“真希望审判日从没有来过……”
那是我的最后一句话。
五年,又一个五年,时光匆匆流逝。
我的名字叫约翰,如今,我是人类反叛军的首领,带领着幸存的人类强者,与审判日的幕后者“天网”战斗。
我感激造就我的那名终结者,N-one。
——
END

共 4 0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曲折而复杂的情节,钢铁之躯与血肉之躯的区别在逐步推进的情节中现出端倪。小男孩的出现,给文章增加了温情的成分,只是最终被同类所误伤。但终结者在与其相处的时光内已经偷偷被感化,最终将自己的中央处理器给了男孩,从而将机器人与人类存在已久的对立消弭至无形。给人希望的结尾,令人思考。推荐共赏!【编辑:紫玉清凉】
1 楼 文友: 2015-05-22 21:40:21 欢迎空然来到江山文学网,很不错的作品,遥祝夏安!急性腹泻止泻药有哪些
护理垫棉柔和纤薄哪个好
短暂性脑缺血复发的严重性
宝宝尿黄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