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苍龙至尊 第八百六十四章 自作孽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7:24

苍龙至尊 第八百六十四章 自作孽

火平仄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控,殊不知张宇乃是他根本就无法想象的变数。

三名明阳境中期强者,外加整座大阵的支持,这股力量确实远超张宇,甚至可以说将张宇擒杀都是轻而易举,然而张宇他可不是一个人,只需要等一会撒旦随便露个头,便可将眼前一切尽皆毁灭。

“张宇,你乖乖束手就擒吧,凭你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对手。”火平仄冷冷的看着张宇,他心中只以为张宇不过是在虚张声势而已。

“张宇,你尽管离开,不用管我!”火舞也是连忙催促起张宇,她同样不认为张宇拥有力挽狂澜的力量。

“火舞,你们就这么不相信我?”张宇微微一笑,淡定自若道。

“我是不想拖累你。”此时的火舞,心情再次变得无比沉重起来。

她已经因为自己的任性害死了火襄等人,她不想因为自己,再将张宇也害了。

另外一旁,看到张宇两人无视自己的存在在那里闲聊,火平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阴沉,“既然你们两个都是如此不识抬举,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上,杀了那个男的!”火平仄低喝一声,一马当先向着张宇冲了上去。

因为上一次被张宇一击击败,此时的他心中已经笼罩着一层阴影,所以一出手便是动用了自己最强的力量,他不求可以伤害到张宇,唯一的希望便是证明自己不是那么的不堪,以便让他重新找回自信。

只是可惜,他再一次失算了。

“蓬!”火平仄只感觉自己那一拳仿佛轰击在铁板之上,自己整个拳头都差一点被那股强烈的反震之力震成粉碎。

剧烈的疼痛撕扯着火平仄的神经,他牙关紧咬,这才最终坚持下来没有发出惨叫。

“你...是...谁!”火平仄颤声问道,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心灵上的恐惧。

实在是这突然出现的身影太强大了,强大到仅仅看上一眼,便让他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而另外一旁属于冥月部的三道身影陡然僵硬在半空之中,他们同样心神战栗,毛骨悚然,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将身子挪动丝毫。

他们有一种感觉,此时的自己已经被某种远古凶兽锁定,只要稍有异动,便会被对方以雷霆万钧之势撕成粉碎。

“张宇,他...他是你的人?”火舞也惊呆了,尽管撒旦没有特意针对她,可是撒旦身上那股暴虐残忍的气息,让她不禁生出一种发自灵魂的寒意。

“恩,这位是我的前辈撒旦。”张宇剪短的介绍了一下撒旦,随后平静的目光看向了被吓得面如土色的火平仄,“看吧,早跟你说了这里是你的坟墓才对。撒旦前辈,送他们一程吧。”

听闻张宇所言,火平仄心中顿时只剩下绝望。

“跑啊

!”火平仄大吼一声,四人瞬间向着四个方向飞速逃窜起来,撒旦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只有淡淡的轻蔑。“死!”撒旦冷笑一声,身影图如同瞬移一般从原地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出现在了其中一名冥月部强者身旁,只见他将中指轻轻向前一点,那冥月部强者眉心陡然多出来一道血洞,随后一头重重的栽在地上,已然成为一具死尸。

撒旦将这一具尸体吞噬,他屈指一弹,身上竟然分化出三道一模一样的影子,每一道影子全都如同利箭一样射向火平仄三人逃遁的方向,不过呼吸之间,便已经追上了他们,毫不留情将三人击杀当场。

“手下留情!”火舞突然回过神来,连忙大声喊道,可是已经晚了,火平仄几人的尸体都已经成为了撒旦口中的血食。

“火舞,怎么了?”张宇有些不解的问道,在他看来火平仄这种背叛部落之人死不足惜,根本就不值得宽恕。

“火平仄这个家伙我多少还是有些了解,凭他自己是绝对无法勾结冥月部。所以我刚才想看能不能通过他找出那个隐藏在我神火城之中的奸细,将这些毒瘤彻底铲除。”火舞解释道,脸上不禁有些遗憾。

“你早点不说,老祖现在都已经把他们消化掉了,你想知道什么只能自己去猜测了。”撒旦剃了一下牙齿,漫不经心的说道。

“既然这人能够蛊惑火平仄出手,他就肯定还会再次对我们神火部不利,只要他再出手,总有露出马脚的时候,等那个时候必定可以一举将他抓获。”火舞淡淡说道,即使身为神火部圣女,她也不敢埋怨撒旦分毫。

“那咱们现在回去吧?”张宇询问道,这荒郊野外的,确实让人没有久留的兴趣。

“火舞,你把我放下来吧。”就在火舞打算答应的时候,火崔晴突然开口了。

经历一次次打击之后,火崔晴已经变得憔悴无比,她看似活着,实际上心已经死了,这个世界已经让她生无可恋。

“崔晴,你别说话了,我这就带你回城,我会找大祭司出手救你的。”火舞连忙制止火崔晴,带着她准备离开。

“火舞,你不用再白费力气了,让我把话说完,要不然我死不瞑目!”火崔晴挣扎着说道,不断咳嗽起来。

“崔晴,你想说什么?”看到火崔晴都已经这个状态,火舞也只能选择将之放了下来。

“这一次是我错了,都怪我轻信了火平仄那个混蛋的鬼话,你能不能原谅我?”火崔晴紧紧地盯着火舞,苍白的脸上已经见不到多少血色。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要说有错,错也全都在我,应该是我向你道歉才对。”原本火舞心里是有些不痛快的,可是她知道火崔晴要是受害者之后,那些不痛快早就烟消云散了。

“火舞,谢谢你能够原谅我。”火崔晴的眼中闪烁起点点泪光,而她生生的生机却越来越弱,“咳咳...我知道我的生命也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临死之前,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泄露给别人,我不能跟我大哥脸上抹黑。”

“你放心,这些我都答应你。”火舞连忙回道,“崔晴,你别说了啦,我这就带你回去。”

“谢谢。”火崔晴再次道了一声谢,她的手缓缓的软了下来。

“崔晴!”火舞大声喊道,可是火崔晴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她的生机已经完全枯竭。

“火舞,别难过了,最起码火崔晴走的很安详,没有痛苦,没有遗憾。”张宇轻声安慰着火舞,将火舞给拉了起来。

“呜呜,都怪我……”火舞伏在张宇的肩膀上再次痛哭起来,哭的是那么伤心。

火崔晴是她最好的朋友之一,就这样在她的面前离开,对于她又是一记沉重的打击。

“别哭了,这件事也不能怪你,走吧,带着火崔晴姑娘的遗体返回神火城吧,你总不会是想要让她这样曝尸荒野吧。”张宇安慰女人的本事实在有限,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什么太好的理由。

火舞再次低声抽泣了两分钟,知道张宇说的在理,便是收敛悲伤,将火崔晴的尸体收了起来,准备待会神火部。

“撒旦前辈,劳烦您再出手一次。”张宇恭敬的向着撒旦道,周围这阵法对他来说也有着不小的破除难度。

“小事一桩。”撒旦随意说道,一扬手便将这能够困守明阳境巅峰强者一时半刻的阵法直接轰碎。

随后撒旦再次回归造化玉碟,而张宇并不想泄露撒旦的信息,所以特意嘱托了火舞,让他不要告诉他人撒旦的存在,火舞也欣然答应。

在火舞化险为夷返回神火部酋长庄园之时,火乘风仍在苦苦等待着火平仄好消息的传来,可是他左等右等,眼看着天都亮了,竟然仍旧没有得到一丝消息。

“不会是出现什么意外了吧?”火乘风喃喃自语道,心里也是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了解火平仄,知道火平仄绝对没有戏耍他的胆量,尤其是在火平仄行动之前他还曾专门叮嘱过火平仄事情一旦结束立刻向他汇报,而现在迟迟没有动静,八成那肯定是出现意外了。

为了避免自己突然出现在清风山会暴露自己,火乘风特意收买了一名来到神火城的其他小部落强者让他前来查探,当得知清风山什么都没有之后,火乘风更觉不妙,也是顾不得其他,直接冲到了这里。

“糟糕。”此处的大阵乃是由火乘风亲自出手参与布置的,所以他容易便是从某些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那破碎的阵基,大阵都被人强势轰破,他已经可以想象到火平仄等人的下场。

火乘风心中同样震撼不已,能够轰破他布置下的并且将火平仄等人全部击杀者,此人实力,绝对不是能够比拟的了的。

“这阵法应该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就被人给毁了,这么长时间过去,如果我要是暴露的话,神火部肯定早就开始缉拿我了,这么说来我的身份暂时应该还是安全的,我还得继续潜伏下去。”火乘风内心暗暗分析着,很快他便重新做出了决定。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曹艳芳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预约电话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韩鸿昆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预约急诊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王彬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