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流浪的英雄第254节这难道是最后的晚餐么

发布时间:2020-01-29 17:38:56

流浪的英雄 第254节 这难道是最后的晚餐么

第二天一早.我被房门的打开声音给惊醒了..是拉邦.他似乎是专门过來叫醒我的.

“喂喂.你终于醒了.”拉邦如此说道.他一下子扯开我的被子.打开了窗户.冰冷的空气一下子吹了进來.原來外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了雪.虽然是薄薄得一层.但也反射着耀眼的白光.我不由得立刻翻下床把外套披在了身上.

“好冷的.啊...话说.居然一觉醒來就下了这么多雪了.”

这也让我突然想起.我从普拉德村出來的时候.是在初春.而现在冬季过了一半了.那么也就是说.我出來旅行.已经快一年了呢...一年.仅仅一年.便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啊.

拉邦却示意我赶紧准备好:“快点吧.臭小子.汉特他们正在催你呢.那个佩恩商会的大少爷也许也在等你们呐.”

我不情愿地应了一声.啊啊~沒什么比下雪天被人从温暖的房间里拉出來更让人不爽的了.不过这也是沒办法..早上还有事要干呢.

于是.我穿好外套和靴子.然后把左轮的枪套别在腰上.最后.把放在地上的大剑提了起來.唰的收回了背后的背带里.

“好了.”我整理了一下衣服的领子.然后如此宣布道.

“很好.走吧.”拉邦满意的挥了挥手.示意我跟着他.而当我们从房间里出來的时候.发现汉特和阿加雷斯早就等着我们了.

这一次他们都穿着自己原來的衣服.这倒让我有点失望:“啊.这次不玩角色扮演啦.”

“这身装束便足矣收拾他.”阿加雷斯简短的回答.而且他说的也沒错.

于是我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说道:“好.那就让我们看看昨天我们的演技有沒有把那个会长给吓到听话吧.”

........................................

佩恩商会总会长的儿子小佩恩不爽的看着四周..他老爹手下的一个地方会长突然告诉他.自己的老爹让他带着那个被绑架的黑帮的儿子來到这个鬼地方.进行什么赎金交易.

这可让他十分的不爽.他一边嘟囔着一边扯着那个黑帮的儿子向四周再次看了看.而进行交易的对方似乎还沒有來.

“哈.看起來你老爹事把你给当成弃子了.”小佩恩嘲笑着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人质.然后准备离开.

但是.从拐角突然出现了几个身影.这让他停下了脚步.对方有三个人.而且个个都是全副武装的样子.

这可和那个地方会长说的不同.这么想着.小佩恩不禁摸了摸腰间的三连式燧发枪.

那三个人.当然就是我们.而看起來昨天我们还真是把那个地方会长给吓惨了.他居然冒着可能丢掉工作的风险把自己上司的儿子送入了虎口.

“嘿.你认得我吧.”我如此说道.因为我已经认出了这个家伙就是上一次凯雷村被我拆穿的骗子之一.也是那个回头威胁我的那个.

看起來小佩恩也已经认出了我.于是他一下子就慌乱了起來.估计他在后悔沒有带几个手下來吧.但是他却掏出了腰间的燧发枪.对上了身边人质的脑袋.

“我当然认得.可恶.你们想干什么.我劝你们最好别轻举妄动.不然......”小佩恩大喊着.同时死死地抓住人质并且藏在他身后拿他当挡箭牌.

我皱起了眉头..有点难办啊.原本看这家伙所作所为推测他应该只是一个只会依靠自己父亲实力的愚蠢纨绔子弟.但沒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有点应变的反应力嘛.

但是啊.我们这边也不是只能做到这样的.几乎在同一时间.汉特和阿加雷斯都抽出了枪.指上了那个小佩恩...嗯.一个是火枪.一个是长枪.

“是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才对.”我也抽出了巨大的正义左轮.指向了他:“我们可不是锡德的人.所以我也不在意射穿那个家伙來干掉你.”

唔.虽然感觉有点对不起锡德的儿子.不过这也是策略.我想他应该会理解的吧......不过这个可怜的少年现在已经是彻底绝望了的样子就是了.

小佩恩更加紧张了.他不停地四处张望着.但是又不敢露出头來.只是这样慢慢的扯着人质后退.似乎是想赶快找到一个退路.

但我们当然不能让这个发生了.于是我看了看汉特.他的枪法好的可以让子弹拐弯.所以这个重任自然就该交给他了.

汉特在墨镜下的眼睛依然锐利.他和小佩恩一样正观察着四周.慢慢的.我感觉他又进入了那种高度集中的状态.然后.他朝着旁边仓库堆在外边的箱子堆用寂静左轮开了一枪.

噗~左轮被消声器销掉的枪声发了出來.而那细长的子弹头射到了绑着箱子的粗绳子上.绳子应声断裂开來.而那箱子也随之打开..按照那上面的标志來看.那里面装的是大炮用的铅弹.果然.一个又一个的大铅弹滚落下來.正好让着急偷偷摸摸后退着的小佩恩踩中.再加上地上那一层雪本來就非常的滑.于是.他和人质一起摔在了地上.那燧发枪也走火了.不过幸运的是人质沒有受伤.

“上.”我大声的招呼着阿加雷斯.自己先冲了上去.而且赶在了小佩恩重新用枪对准人质或者我们的时候把他给抓住了.

小佩恩虽然被我用力的按着.但是仍然在不停地挣扎.而锡德的儿子也爬了起來.呆呆的看着我.

我向他说道:“啊.你沒事吧.刚才的话是为了吓唬他.抱歉啦.”

阿加雷斯从我手里接过了小佩恩.更加用力的按紧了他.而我则伸出手拉起了锡德的儿子.

呼~接下來的事情就应该容易多了吧.

........................................

果然.接下來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我把锡德的儿子和小佩恩一起送回了锡德的地盘.小佩恩他们怎么处置就不是我的事了..至少估计不会让他全身而退.而锡德则是非常的感谢我居然救了他的儿子.

“实在太感谢了.不愧是老夫的挚友与宿敌.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他用力的握住我的手.这么样來表达的.

但总之之后凡德尔家族的烟草生意有锡德來提供原料.而且锡德也开始实行了对于佩恩商会的大反击.我估计过不了多久佩恩商会就会被挤出安德菲尔城.而且佩恩商会的总会长知道了自己的儿子被黑帮给扣下了.而且自己在安德菲尔的分会也被人如此做掉.一定会气的发抖...虽然他和我倒沒什么直接过节.但我倒是很想看看他的表情.

回到了科瑞特的家.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太感谢你们了.杨寒先生.阿加雷斯先生.”科瑞特也同样的松了一大口气.兰迪已经被他派出去处理生意上的事务了.一切又回归了正轨.生意似乎比之前还要好.

但是现在似乎还有一点点抉择要做.

“哥哥...你真的要离开.”莎柏林娜看着科瑞特.咬了咬嘴唇.

“是啊.红额头不能总是呆在家里.而我发现...我也是.”科瑞特虽然依然笑得十分优雅.但是却多了许多的苦涩“而且我一定要追寻到魔法的真谛.总是呆在家里可不能办到.魔法有多么奇妙.你应该明白吧.妹妹.”

莎柏林娜无法反驳.她低下了头.似乎在做很大的决定.

我看了看他们俩.觉得这时候还是应该保持沉默为好.而其他人看起來也和我的想法一致.

终于.莎柏林娜抬起了头.撩了撩耳边的黑色长发.然后露出了带着泪水的笑容:“一定不要让我...还有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失望哟.哥哥.”

科瑞特也笑了.他退后一步.然后弯腰行了一个闭幕礼.

这下子.大家就可以真正的松下一口气了吧~

“那么.就由我來为哥哥和大家做送行的晚餐吧.”莎柏林娜突然如此补充道.

诶.....

送行.这.这个...我想这样的话.我们就会被直接送往地狱呢..这就是最后的晚餐么.

于是我们悲惨的发现.现在就想松了一口气.还太早了.

“骑士必须时刻锻炼自身.”阿加雷斯突然说道“我想试一试绝食修行.”

啊.好狡猾.这家伙居然想独自一人开溜么..

但是莎柏林娜却摇了摇头.然后认真的的说道:“不行哟.食物可是力气的最大來源.骑士大人也要好好吃饭.”

阿加雷斯虽然面上表情完全沒变.但是我可是知道他现在正在做十分巨大的心理斗争呢.

“遵从指令.我的女士.”终于.阿加雷斯放缓了严峻的表情.如此说道.

“太好咯~”莎柏林娜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怎么样
资阳市第二中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有男科医院吗
湛江白斑病医院那个好
乌鲁木齐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