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逝寰传说 第二十二章 再战奥顿

发布时间:2020-01-16 18:47:44

逝寰传说 第二十二章 再战奥顿

在森林中奔跑着,逃出地狱的莉莎很是振奋,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尽然能逃出来。但扛着西格的仟辰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莉莎没注意,但心细的仟辰却注意到了燕无双那强颜欢笑下隐藏的恨意。嬉笑是为了让仟辰他们安心逃走,但恨意透露出了燕无双必死的决心。

脑海中重复着燕无双转身时的决绝,越想越是心惊,“她说她会回来跟我们会合,但完全没有交代在什么地方跟我们会合,说明燕儿姐姐已是抱着死志去的啊!”

想到这儿,仟辰急忙停下脚步,身后的莉莎被这突如其来的刹车弄得狼狈地撞在西格大腿上。

“怎么了,仟辰。我们快逃啊,兽人随时都有可能追上来的。”莉莎很着急,她可不想在重温一遍刚才的经历。

“燕儿姐姐根本就没打算回来,她是去跟兽族同归于尽的。”仟辰完全没理会莉莎说的话,自顾自的说着:“不,我要回去救燕儿姐姐,否则她会死的!”

自己早该想到的,作为一个女孩子蒙受了如此大的屈辱,怎么可能就轻描淡写的一笑置之,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们,说不定在兽族大帐中时她就以死明志了。

“仟辰你发什么疯,你还要回去!不要命啦!我们好不容易才逃出那地狱,现在回去就是送死,你知道吗!那位燕儿姐姐只不过跟我们萍水相逢,虽然我很感激她救我们出来,但我们没有义务去管她的死活啊!我们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啊!”莉莎听说仟辰要回去,就像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激动的跳了起来。“何况她的武技那么好,说不定她自己能逃出来呢,你去了也是给她添累赘。”

“莉莎你说的什么话,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自私和冷血了,就算她跟你萍水相逢,但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不,我要回去,你照顾西格快走吧,我如果能活着回来我会去找你们的。”

说着,便将西格斜靠在树上,留下一脸懵住的莉莎,转身沿原路急奔而去。

半裸身子在一个个帐篷顶吃力的奔跑跳跃着,纵然燕无双在仟辰面前故作轻松不以为然,其实受的伤并不轻,甚至可以称为身负重伤。下体疼的双腿直打哆嗦,前后被两个巨大物体强行撑开撕裂的伤口触目惊心,鲜血顺着燕无双修长白皙的双腿一直流到脚踝,每一步踏在帐篷上都会留下一个殷红的脚印。

身体的其它部位也遭到兽人们粗暴的蹂躏布满淤伤,动起来也是揪心的疼。

“不知道仟辰他们逃出去没有,还是尽量帮他们拖些时间吧。我就是死也要拉上那个兽将做垫背!”眼中透露着坚毅,紧握刚刚杀死一个兽人士兵抢过来的长刀,虽然不是件趁手的兵器,总比没有强吧。

直接冲着营寨中央的大帐而去,身后追赶着大量的兽族士兵。沿途经过一堆堆人类的尸体犹如谷场上的稻壳般随意堆放着,这些就是奥顿所说的利用他们劫营为借口杀害的村民们吧。

“近了,前面就是兽族的大帐。”回想起刚刚在大帐中经受的折磨和耻辱,燕无双愤恨的浑身颤抖,“我要杀光所有兽人,将那兽将千刀万剐,剥皮抽筋!”说着,便直接跃入大帐前的空地上。

四周除了几具兽人的尸体空无一人,身后追赶的士兵被燕无双甩的远远的,一时半会儿还过不来。

径直走入帐内,悬于梁上刚刚还束缚着她的绳索以及下面大片白中夹杂着红丝的污秽引入眼帘,不堪的回忆使燕无双苦楚地闭上了眼睛。

只见奥顿高坐帐内帅案之上,恶毒的双眼直视燕无双:“没想到你还敢回来!怎样,是想报仇么?还是刚才被玩的太爽了,舍不得走了啊,嘿嘿。”话语间还故意扫了眼燕无双那倘露在外的酥胸。

沉默不言慢慢向奥顿靠近着,奥顿的挑衅只能增加燕无双的憎恨。

继续先前没完成的战斗,此次虽然有伤在身,但也缺少了先前蜥蜴人的压力和仟辰等人的羁绊,起码能让燕无双放手一搏。

在距离奥顿十步远的距离停了下来,燕无双调节着呼吸的节奏,她现在已被仇恨冲昏了头脑,需要冷静下来,毕竟奥顿不是普通的兽族士兵,不是靠着一腔热血就能杀死的。

冷冷地看着,他知道燕无双不敢冒进,时间在自己这边,拖得越久胜算越大,当士兵们赶到之时,这小妞就是插翅也难飞。

好景不长,燕无双也知道时不待我,在调整好状态之后,便开始向奥顿试探性的靠近着。不敢直接攻过去,对那枚让她吃了大亏的束缚指环非常忌惮。况且作为一名刺客,是要有多么想不开才会去跟一名兽人战士正面硬刚。

近身不能但可以远攻啊,燕无双抓起案边的一座点着蜡烛的烛台,同时周身暴出了青色的斗气。

风助火势火仗风威!在风系青色斗气的包裹下,小小的烛苗瞬间暴涨,烛台上本可燃烧好几个时辰的蜡被极速的消耗着。

将烛台掷向奥顿,在风系斗气的加速下,这座熊熊燃烧的烛台居然达到了魔法师释放火球术的效果,拖着长长的尾焰直奔奥顿而去。

谁能想到一名刺客像魔法师一样攻击,霎那的懵逼,使得奥顿只得狼狈的用臂铠格挡火球,噼啪炸开的滚烫蜡汁溅的奥顿浑身上下都是,粘在他的毛发上继续燃烧着,烫的奥顿急忙在地上打了三个滚,才算将火焰熄灭。先前高坐帅案时的从容霎时扫地。

“可恶!”不敢继续装逼了,见到燕无双伸手想去拿另一座烛台,奥顿慌忙搂过案座旁的链锤,冲着燕无双当头砸下。燕无双从容的躲开了。

恼羞成怒,平时对自己的皮毛甚是珍稀的奥顿,此时被烧的东一块西一块怎能不怒。

巨大的链锤在大帐中风卷残云般挥舞着,狂暴的力量只要被稍稍蹭到也是非死即残。燕无双始终在闪躲着,并没有急于进攻,只是在躲避过程中的顺一两个还没有熄灭的烛台扔过去,被奥顿的挥出的气浪掀开。

以燕无双的速度躲开这些看似威力十足实则慢如蜗牛的攻击不在话下,她在等待时机,等待奥顿力竭露出破绽的时机。

远处的兽族士兵越来越近了,奥顿还完全看不出累的前兆,依旧像刚开始一样将链锤挥的呼呼作响。大帐的篷布在奥顿挥出的气浪割开一道道大口子,整座帐篷摇摇欲坠。

“来不及了,只能搏一搏了。”眼见远处的兽族追兵越来越近,给燕无双的时间越来越少,无奈之下只能赌赌运气放手一搏。

就在奥顿挥过帐顶撕碎一块篷布掉落下来,遮住奥顿视线之际,燕无双急速前冲,用手中长刀直刺其后颈,青色的斗气密布刀刃增加着锋利度。

“真是不长记性!”右手食指再次亮起,奥顿等的也是这个时机,看谁先沉不住气,如果燕无双冒进,迎接她的将是束缚指环的威能。

明显此次不像上次那样一往无前,燕无双是留有后劲的,在感觉到身边空气开始沉重的时候急遽横移,在形成束缚之前跳出了光晕的包裹范围。

“哦?学聪明了?”奥顿面容上的盛怒顿消,取而代之是一脸的奸猾。

“原来刚刚的暴怒是你装的,是想让我放松警惕吧。”面对这样一个奸诈恶毒的对手,燕无双着实头大无比,一个无时无刻保持着冷静头脑的敌人无疑是最可怕的。

太和县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哈南分院预约挂号
治疗白癜风大同哪家医院好
江西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榆林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