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二十七区花店

发布时间:2020-01-16 22:56:07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二十七区花店

“发现凶手了?”雷欧听完城卫军官的话后,不由得愣了愣。

原来在不久前,巡逻的城卫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准备上前问话,那人却急速逃窜,引发城卫追捕。后来,那个可以的人见没有能够在二十三区迷宫般的小巷中逃过追捕,他就直接打伤了守护桥梁的城卫,逃窜到了十一区之内,现在二十三区的城卫正在配合十一区的城卫搜索十一区。

这个消息让雷欧感到有些意外,他今天刚刚想要追查那个凶手,可一转头那个凶手就被城卫的无意中发现了,这实在有些巧合到不可思议,但仔细一想,他又就感觉到这件事有些古怪。

且不说那个所谓的可疑人为什么要自己暴露一般在城卫上前问话之前就逃走,就算逃走也应该往另一头的三十五区逃走才对。因为那里有一个飞艇停靠点,每天至少有五艘以上的飞艇停靠在那里,以他轻易打伤守桥城卫的实力抢下一艘飞艇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上了飞艇,他就能够逃出城区,逃往其他湖上镇,根本不必像现在这样还要在城内东躲的。

心中生疑的雷欧稍微沉思了片刻,不由得笑了笑,心道:“这个马雷克还真是狡猾!”

雷欧很肯定那个所谓的可疑之人是马雷克假扮的,他就是在遵照雷欧的建议,让这件凶案引发的一系列事故离他远一点。

马雷克之所以选择十一区作为伪可疑之人躲藏的地点,主要是因为十一区的特殊性。十一区所有的产业背后几乎都有一名或者多名贵族,在没有得到这些贵族允许的情况下,城卫是绝对不敢在这些贵族产业中搜查的。而且就算得到允许,他们搜查的力度也不会很大,所以就算有一个真正的可疑之人,城卫想要从十一区找出来几乎也是不可能的。

而现在,因为是城卫发现可疑之人的缘故,再加上一些低层次的城卫军官立功心切,所以从马雷克手中的警卫局全面接管了这个案件,也就等于说马雷克彻底的从这个案件中解脱出来了。

另外,诺维斯基家族继承人的死是怎么回事,以习惯每天明争暗斗的贵族们的眼力不可能看不出一点端倪来,只不过秉承没有证据就不存在的传统,他们也不会对这件事进行任何追查。

可现在因为你们诺维斯基家族的内部争斗,影响到了所有贵族的利益,那么这件事必然会遭遇到各个贵族的,甚至诺维斯基家族也会成为一些贵族的攻击对象。虽然作为次席家族的诺维斯基家族拥有雄厚的实力,但也经不起其他八个下层贵族家族的围攻,所以诺维斯基家族也一定会着手平息这件事情。

这样的话,因为诺维斯基家族继承人之死引起的一系列事故就会很快平息下来,马雷克的所作所为即便被人发现也不会受到任何责罚,而他这种狡猾的做法反倒会被这里的贵族赏识,进而获得一些提携也说不定。

只不过,在想明白这件事之余,雷欧脑子里又冒出了一个疑问,这个方法是马雷克想出来的吗?

不是雷欧小看马雷克的智慧,他从和马雷克短暂的交流中,可以看出马雷克这个人是个脚踏实地做实事的人,只要有人能够拿出一份计划书给他,他就能够很完美的执行下来。但他的机智却有所欠缺,否则也不可能看不出那名贵族的真实死因,需要雷欧提醒才能想到。

现在发生的这件事,看上去很简单,就是假扮一个人吸引城卫,闯入十一区,但制定这个计划的人肯定需要对是十一区的形式,贵族的想法等等细节考虑在内,所以其中所需智慧和见识绝对不是马雷克这个从底层爬上来的警卫局局长所拥有的。

“彼得·奥尔科特!”雷欧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那个瘦弱年青人的影子。

已经想明白十一区发生的事情后,雷欧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多考虑,凭借那张奥尔科特家的亲友卡,他很轻易的通过了防守严密的城区桥梁,按照原计划从十一区前往二十七区的花店。

在从十一区经过的时候,他看了看那些在街道上巡逻的城卫和城区内的商店、会所,果然如他预料的那样这些城卫只敢在街道上巡逻,并不敢像在其他城区那样,进入某些商店和会所的楼房内搜查。

只不过,相比起从其他城区进入十一区的防卫严密来,从十一区进入其他城区显然就要放松很多,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任何防卫,直接过去就可以了。

看样子负责十一区治安的城卫长官也有一些小聪明,他故意制造这种检查严密程度的差距,恐怕就是想要让那个闯入十一区的可疑之人离开十一区,只要不在十一区犯事,就没有他任何。

进入二十七区后,能够很轻易的从周围的房屋、铺设的街道以及路上行人的穿着看得出这里的繁华程度远远超过了二十三区。

另外为了迎合到这里来玩的贵族,城区主管还在城区内划定一些区域,建造了一些提供休息的花园。虽然这些花园里面并没有种植昂贵的花朵,都是种植一些适合此地生长的廉价植物,但就花园这一基础设施而言,外城近百个城区中,也就只有十一区和二十七区才又设立,这也让这个城区变得与众不同起来。

雷欧要去的花店很容易找,整个城区最大、最高的建筑就是花店所在,这里是二十七区最大、最豪华的销金窝,从住宿到饮食,从玩乐到购物,应有尽有,只要有钱,你可疑在这里买到银月湖湖区联盟的所有商品,甚至连一些违禁品也能够买到。

只不过,这些还不是最让人痴迷的东西,最让人痴迷的是花店里面的赌场和欢场,在赌场之内,拥有上百种不同的赌博方法,每天都有人一夜暴富,也有人一夜倾家荡产,几乎十镇和银月城所有热门的赌博方法都是源自于此。

至于欢场更是无数男女为之迷乱的地方,在这里能够找到各式各样的男人和女人,甚至一些奇妙的物种也可以在这里找到。而每个月举办的面具之夜更是狂欢的庆典,不少贵族也会亲自下场,传闻银月城巫师协会的巫师有些也会忍不住来此寻欢作乐。

二十七区花店的名声并不只是在第七湖上镇有名,在整个银月湖湖区联盟中,都有很高的知名度,甚至成了高级贵族和低级贵族的身份划分标准之一,不少贵族为了面子和身份都会在这里当年订下一间套房,而如果身份不够,就算有钱也无法在这里长期订租一套房间。

这样一个名声巨大的销金窝其中蕴藏的利益自然也就巨大,有一些好事之徒算过,每日花店的营收额度,恐怕是第七湖上镇其他外城区的商业总和,而且是当月总和。

然而,这样一笔巨大的利益摆在所有人面前,却没有人敢去触碰,因为站在这个销金窝背后的人不单单有十镇奥尔科特家族的人,就连巫师协会的十位首席都参与其中了,哪怕只是挂一个名头而已。

有了这样深厚的背景,别说是闹事了,就算是本身的商税也没有人敢去受,所幸掌管花店的人并没有做得很过分,该缴纳的税金一点没有减少,而他所缴纳的税金大多都用于城卫和警卫这两支机构了,所以也有人戏称城卫和警卫是花店的雇员。

对于外界怎么说,第七湖上镇的城卫和警卫没有想那么多,他们很清楚花店税收的重要性,所以他们对花店周围的治安也非常重视,从花店周围设立了三个城卫所和三个警卫局,专门负责这一区域的治安和案件,就足以看出他们的重视程度。

雷欧在来到这栋在银月湖周边非常有名的建筑时,感觉到这栋建筑实在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而经过副脑分析后,才弄明白这栋建筑很像旧地球时代一栋名为五角大楼的建筑,只是这栋建筑的楼层更高一些,有二十层之多,是第七湖上镇最高的建筑。

因为有了这个建筑的独特外形打底,所以雷欧在进入到花店里面之后,看到其他类似旧地球时代的物品也就不那么惊讶了,比如摆放在走廊过道上,那些名为老虎机的机械装置,再比如一楼赌场中那些赌博方法,到处都有着旧地球时代的印记。

看到这一幕,雷欧也隐隐猜测到掌管花店的幕后神秘人是谁了。

“我找维茨米尔先生。”雷欧走到了前厅接待处,朝一名眼睛呈现出复眼状的女领班说道。

“请问您的姓名。”女领班看到雷欧愣了愣,很快就掩藏起来了对肤色的那种本能厌恶感,微微低着头,从桌上档案中,找出了维茨米尔的来客登记牌,问道。

“雷欧·多德。”

女领班比对了一下登记牌上的名字,然后朝一旁对雷欧肤色难掩厌恶表情的侍应,纷纷道:“带这位先生去一五九号客房。”

在这名刻意拉开一段距离的侍应带领下,雷欧穿过了一条过道,停在了一架装束古朴、华贵的蒸汽升降机旁边,这时候已经有几个来玩啥的贵族子弟等在了那里,准备搭乘同样一部电梯。

“花店是越来越不行了,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其中一名衣着华丽的贵族鄙视的看了看雷欧,向旁边挪动了两步,生怕靠近会传染上什么病菌一般,同时朝同伴抱怨道。

雷欧转头看了看这名贵族,没有说什么。

很快升降机就落下来,栅栏门被侍应拉开,雷欧迈步走了进去,而那几名贵族原本准备走进来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看样子是不准备和雷欧待在同一个狭小的升降机内。

就在侍应询问那些贵族,知道那些贵族不会上升降机后,侍应将栅栏门关上,用力将拉杆搬到了十五层的刻度上。

当升降梯缓缓上升的那一刻,雷欧的眼睛忽然一亮,直接朝刚才嘴碎的那名贵族施展出了通灵术技能,将他的精神防御冲垮,强行抽取大量记忆知识。

当精神被通灵术冲垮的那一刻,那名贵族瞬间晕倒在地,同时身体隐性的祖态化开始不受控制的显化,华丽的衣服被急速膨胀的身体给撑开,原本还算宽敞的走廊也被变大的身躯给挤满,眨眼间那名贵族就变成了身上长满獠牙利齿的大野猪。

那名贵族的昏倒和不受控的祖态化自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对于花店工作人员究竟是处理这件事,身处升降机的雷欧并不清楚,不过对通灵术冲击精神造成的伤害,他还是能够估计出来得,至少在一个月内,那名贵族是不可能控制住自己祖态化的身躯。

虽然那名贵族出事的时候,升降梯已经上升到了第二楼,但负责领路的那名侍应却隐隐感觉到那名贵族出事或许和身边这个患有黑肤病的人有关,这也使得他的情绪变得紧张了不少,身体也僵硬了很多。

“不用紧张!我只是不怎么喜欢那些贵族而已,想来你也应该不喜欢他们吧!”雷欧的身影从这名侍应身后传出,钻出到了他的耳中。

雷欧的声音中仿佛蕴藏了一种魔力,让听到的那名侍应心中挤压多年的怨气,忍不住爆发出来,道:“那些贵族全都该死,他们就是一群贪婪的畜生,最合适的处理方法就是把他们送到贫民区那些穷人的餐桌上。”

当这名侍应说出这番话后,心头立刻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但还没等他感受这种从未有过的心境轻松,升降机到达指定楼层的铃铛提示声就将他从轻松的心态中拉了回来,让他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起来,脸色也变得无比难看,这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话。

“不用紧张!这话只有我知道,我是不会说出去了。”雷欧伸手拍了拍侍应僵硬的肩膀,从他身边走过,进入到了走廊上,然后朝身后还僵直着身子的侍应,问道:“你不准备带路了吗?”

侍应阴沉着脸,从升降机中走出来,低着头,领着雷欧快步走到了维茨米尔所在的房间处,替雷欧敲了敲门,等门内有人开口询问的时候,才朝雷欧行了个礼,然后逃亡似的往回走,从头到尾都没敢抬头再看雷欧一眼。

包头市扶贫医院怎么样
鸡东县中医院怎么样
安徽最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廊坊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青海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