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癱瘓哥哥逼妹妹相親為我單身了39年

发布时间:2019-12-11 02:19:58

瘫痪哥哥逼妹妹相亲:为我单身了39年

我想妹妹嫁出去为了照顾我,她大学没念完,工作也辞了,光给我褥疮换药就9年,用过的纱布、棉花能堆满一间屋三妹儿,你都为我单身39年了,再不嫁就老了我想哥哥站起来爸妈年纪大了,咋照顾大哥?只有我回来对于为此找不到对象,阎润说,“这是个重担,我自己扛了就是,为啥要拖累别人”现在医学技术发达,我最希望哥哥可以站起来委托华西都市报征婚请打96111与时俱进的阎熙曾经试过帮妹妹上征婚,“但上鱼龙混杂、真假难辨,还是不可信”,他向提出请求,“华西都市报能不能帮我妹妹征婚?”阎熙说,征婚要求不高,只有简单几句话,“正直、善良,还有最重要一点,对我妹妹好”如果亲爱的读者您,性别男、爱好女,正好也是单身,并且符合“正直、善良”的要求,那在这篇报道上(可以看到照片),又对我们清秀的“三妹儿”颇有眼缘,愿意对她好那就请您动动您的双手,拨打我们的华西都市报便民服务平台96111,我们愿意充当这个编外红娘,为您和三妹儿阎润牵线搭桥阎熙“状态不错”将做“全面检查”昨天,华西都市报和四川省八一康复中心取得联系,常有军副院长带着医生、护士为阎熙做了次特别的家访“他的情况不错,没有褥疮是最可喜的,褥疮容易贫血、引起败血症,不过他的左脚出现了红肿”,常有军托起他的脚,“出现了红肿和局部感染、坏死,这是因为坐太久了,肌肉萎缩,血液回流不畅造成的,同时,灰指甲也形成了,容易引发真菌感染”听到这句话时,三妹儿一边为哥哥按摩,一边问起平时的治疗事项,把脚部抬高、每日饮用水量细心的一一记录在案这场蓄谋已久的“逼”妹妹相亲,来得有点晚“三妹儿是1975年的,再不嫁人就老了”,说这话的阎熙,正是“逼妹妹相亲”的始作俑者坐在为伴20余年的轮椅上,高位截瘫的他把心愿告诉,“华西都市报能不能说句话儿,推销下我的好三妹儿,帮她寻户好人家”他口中的三妹儿,叫阎润“为了照顾我,她大学没念完,工作也辞了,光给我褥疮换药就9年,用过的纱布、棉花能堆满一间屋”,阎熙念着三妹儿的好,却也忧从中来,年届39,仍云英未嫁的她,“照顾了我,谁来照顾她?”一场意外得病大学生哥哥高位截瘫父母一夜白头阎熙父母是工薪阶层,兄妹三人不仅聪明乖巧,更以好成绩着称,“我1987年考上广东对外贸易学院(现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修国际贸易,当时我们邛崃一中,文科考上大学的就4人”阎熙笑着回忆往事“他脑壳灵光,不费劲就能读好书”清秀阎润说,哥哥从小就是他的偶像1988年那场意外得病,却将一切好光景打破“我和同学打羽毛球,突然跳不起来了”,大三他休学一年,辗转治病,却没查出个所以然,“谁知情况越来越糟,刚开始是左脚走不动,然后是右脚,上课都是室友扶着我去直到1991年,才查出是胸椎三、四间长了颗瘤子,压迫到了中枢神经”1992年,阎熙在华西医院动手术时,由于时间多拖了半年,中枢神经已经压迫到像纸一样薄,胸椎三、四以下再也动不了了“大哥走不动了,爸妈一夜间头发白完了,我妈老叨叨着,明明炼的是块儿金子,咋就化成了水?”阎润说一度主动辍学大学生妹妹为亲情再度自愿辞职1994年,阎熙开始做家教培训,“给娃娃们补课,当时收了10来个学生,每个月缴50元,能自力更生”因为二哥也考上了大学,家庭负担重,阎润高中毕业后,一度打起零工,“1998年时,经济好转了些,大哥喊我读大学,我读电子科技大学,学会计电算化”,她清楚地记得,由于是自费,“每学期学费要3000多元,大哥还给我买了条健美裤,300多元,特好看,当时,他还笑,说钱花光了,得多挣点钱供我读书”谁料好景不长,家教培训人员越来越多,阎熙生源减少,收入骤减,“我学费高,大哥供不起了,大二上期刚念完,我主动要求辍学去打工补贴家用”只是,这个命运多舛的家庭又迎来了一个新的拐点“2003年时,我生了褥疮”,阎熙说道,“血液感染,引发了败血症,一度下了病危通知书”褥疮需要悉心照料,“再引起败血症,后果不堪设想”,阎润说道,“妈妈都60多了,咋照顾大哥?只有我回来”赶回家的阎润,告别的不仅是高薪工作,还有体贴男友,相当于“把美好未来一刀切断”九年悉心照料每天坚持换药纱布能堆满屋“哥哥得褥疮后,每天都要换药,一次就要二三十元,家里承担不起”,乐观的阎润一笑,“我就自学成了护士”在家里翻腾了一下,她摸出了高压锅和不少瓶瓶罐罐,“这个拿来蒸纱布什么的,要消毒”,她指着已经用旧的高压锅说道俯身一看,高压锅已经手柄断了,还有层淡淡的灰迹,“纱布、生理盐水、碘伏、硫酸庆大霉素……这些都要先蒸15分钟,消毒”这项“护士”工作,她光学就学了几个月,“我做了9年,每周都要买一大堆纱布、棉花,药店的人看到我,问都不问直接开药”,阎润笑道,“用过的纱布、棉花,要堆满一间屋子肯定是绰绰有余了”二度病危通知多地奔波耗尽积蓄为哥治好褥疮如果2009年,不再来一次病危通知书,“她的生活,会一直在这90平方米打转转”阎熙说的90平方米,是他们位于东街的家,“1985年搬进去的,两室一厅,我做家教时,隔断了一下,两室变成四室”“妹妹天天给我换药,冬天一次,夏天两次,加上擦身换洗、大小便等等,寸步离不开身”,苦恼的阎熙,一直想和褥疮作战,“她照顾我,谁来照顾她呢?明明能找个好人家,一拖上我,就成不了事儿”2009年,阎熙再度血液感染,引发败血症,“又下了一次病危通知书,不过三妹儿没哭,坚强了”没顾上哭的阎润,把哥哥从死神手里抢出后,想的是如何治好褥疮“跑完了四川好多地方,后来听说南京有个医院能治,我先去踩点,都说行”,她笑着回忆,“和哥哥坐火车去了南京,家里20多万积蓄全部花光了,总算在2011年把哥哥褥疮治好了”这次治愈,让哥哥重新燃起了一个心愿三妹儿的爱情一说起男友,直爽的阎润总是甩一甩手,缄口不言“有啥好说的嘛?反正(别人介绍)都不成”,她说道,“哥哥要人照顾,爸妈过70了,一个高血压、心脏病,一个冠心病,谁来管?”“她谈过,(不成)都是因为我”,阎熙很愧疚,“我现在能自理了,三妹儿不用担心”72岁的父母,张婆婆和阎爷爷也向表达了想法,“不止是她大哥的心愿,也是我们的,哥哥有妹妹照顾,妹妹呢?谁来照顾?”几次相亲未成“我不抱希望”2003年,回到邛崃后,曾有不少人给阎润介绍对象“三妹儿人乖,喜欢她的人还是多”,阎熙说道,“不成功,还是我们的原因”阎润说,10来年确实有不少人介绍过对象,“但一听我家里情况,就拜拜了”,她带着丝苦笑,“特别是听说我有个高位截瘫哥哥,要时时照料,这个原因拦住了不少人”她说她能理解,“这是个重担,我自己扛了就是,为啥要拖累别人”从深圳回来时,由于同样的理由,她也告别了当时的男友,“我们处了几个月,挺投缘的,结果哥哥2003年下了病危通知书,我决定回来照顾哥哥,没法留在深圳,主动要求分了手”憧憬未来爱情“投缘就好”哥哥不知道的,还有份妹妹深藏的感情在念大学时,阎润曾经交过男友,是“初恋情人,比我大一届”回忆起10多年前的时光,她眼里充满温情,“没事儿的时候,沿着林荫道一直走着、走着好像总也走不累”虽然初恋早成过去,但问起她对未来爱情的憧憬,她还是那句淡淡的“投缘就好,要真心”对话兄妹一个是“我想妹妹嫁出去”一个是“我想哥哥站起来”华西都市报:在你心中,哥哥(妹妹)是什么样的?阎润:从小,我哥就是我心中的顶梁柱,就算生了病,腿脚不方便,大脑还是特别灵光,办家教、开电脑公司一样也没落下阎熙:她小时候挺依赖我的,像我的小跟屁虫,后来我生病,好像一下子就长大了,反而成了顶梁柱华西都市报:在你心中,对方最难忘的记忆是什么?阎润:小时候,家里难得吃水果罐头,每次我哥都不吃,全留给我(她笑了)还有滚铁环、踢球、做游戏,那时候哥哥腿脚很灵便阎熙:我2003年下了病危通知书,把她吓坏了,头一次看她哭,我心里挺感动、又挺难受的,五味杂陈华西都市报:你最大的心愿是什么?阎润:医学技术发达,特别是跟干细胞研究相关的,听说研究成功了,高位截瘫就可以治愈,哥哥可以站起来了阎熙:当然是把她嫁出去,我已经可以生活自理了,不再是妹妹的负担古有钟馗嫁妹,今有截瘫哥哥为妹征婚,三妹儿,你都为我单身39年了,再不嫁就老了华西都市报张路延摄影刘陈平

右侧颈动脉斑块形成
患勃起功能障碍怎么治疗
小儿支气管炎合并感冒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