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萌妻难驯 第一百二十章 我要悔婚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2:07

萌妻难驯 第一百二十章 我要悔婚

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背影很眼熟。[燃^文^书库][]

她身旁有一个平车,上面盖着白色的被单,一直垂到地上,牢牢盖住了下层的空间。两个男护工推着平车,他们走的很慢,看上去有些吃力。

莫非平车下层藏着东西?

按照医院规定,平车下层不可以堆放杂物。仁爱医院制度严格,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口罩遮住了他们的脸,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陆雪漫越想越觉得这些人可疑,一直跟他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突然,那个穿白大褂的女医生回过头,警觉的四下张望。

她认识那双眼睛,女医生是刘丹!

某女震惊了。

据説,刘丹被周迈推倒,xiǎo产失去了孩子。可今天,她假扮成医生出现在仁爱医院,她到底想干什么?

货梯的门缓缓打开,直到护工将平车推进电梯,刘丹才跟了进去。

他们要把平车推去哪儿?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不能让他们走!

眼看电梯门就要关上,陆雪漫向货梯跑去,不住的大喊,“刘丹,你站住,刘丹,刘丹!”

叮!

此时,客梯的门相继打开,医护人员和探病的家属一下子涌出来,密集的人流挡住了她的去路。

货梯下行,厚重的电梯门阻断了视线,她并没有看到刘丹怨毒的目光。

陆雪漫,你为什么总也阴魂不散!

她想走进电梯追下去,迎面走来一个俊朗的男子,热情的向她打招呼,“嫂子,你怎么在这儿?”

“我跟你哥一起来看洛xiǎo天。不过……”

她想説,自己现在有急事,可没等她説完便被霍景林打断。

“我哥呢?怎么没看见他?”

找了个理由,陆雪漫还是想追下去,“他跟白院长正在谈事情,我有diǎn儿口渴,想下去买diǎn儿东西喝。”

伸手拦住她的去路,看到她吃惊的目光,霍景林温和的笑了,知趣的把手收回来。

“嫂子,你想喝什么,我去帮你买。”

你这么善解人意,真的好吗?

抽了抽嘴角,她勾起一抹僵硬的笑,“一杯橙汁。”

“需要帮我哥带一杯咖啡吗?”

看来,她是追不成了。

霍景林这时候出现,只是巧合吗?他来脑外科病房是为了看洛xiǎo天,还是……

“拿铁,不加糖不加奶。”

“我去去就来。”

他笑得温文尔雅,极具亲和力。

可不知为什么,陆雪漫总觉得他的笑容很假,会不会是她的错觉呢?

正想着,一记响亮的耳光从背后传来。

她急忙回头望去,发现一个样貌出挑,身材超赞的美女站在白浩然面前,身后还带着几个黑衣保镖。

这么大排场,谁家的凉凉出巡了?

权慕天坐在长椅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好兄弟受苦。陆雪漫挨着他坐下,低声问道,“老公,这女的是谁?”

“白浩然的未婚妻蒋祖儿。”

她是来逼婚的吗?

如果真是这样,魏蓓拉岂不是彻底没戏了?

乍一看,她还以为见到了蒋斯喻。虽説她们是姑姑和侄女的关系,但无论气质、样貌还是身材都十分相像。

竞争对手实力这么强,蓓蓓胜算渺茫啊有木有?

甩了男人一巴掌,蒋祖儿反而平静下来,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淡淡问道,“白浩然,你昨晚在哪儿过得夜?”

难道她早就到了海都,一直在暗中观察我?

不会这么惨吧?

他神色如常,平静地説道,“我家。”

“是你在盛世豪庭的公寓吧?”

“对。”

“那个女人是谁?”

“我朋友。”

“一个可以跟你上床的女性朋友?”

微微蹙眉,白浩然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你派人跟踪我?”

“你就要成为蒋家的女婿了,我必须要保证你的人身安全。所以,那不是跟踪,而是保护。”

保护!?

伪装的再华丽也是跟踪!

冷了蒋祖儿一眼,他冷冷説道,“这里是海都,没人敢在这儿找我的不痛快。谢谢你的好意,把你的人都撤了吧。”

“这个以后再説。”看了看限量版的腕表,她微微一笑道,“我约了你那个女性朋友,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去悦桂坊坐下来谈谈吧。”

她居然越过自己约了魏蓓拉!?

蒋祖儿,你太过分了!

“你找她干什么?我们还没结婚,我跟谁在一起不管你的事。”

“如果她是个卖笑的,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她是个偷心的,我绝不会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调查的很清楚,魏蓓拉跟白浩然昨晚九diǎn回到公寓,今天中午十二diǎn两人一起离开。

他们在一起呆了十七个xiǎo时,难道这还不能説明问题吗?

白浩然,你既然答应跟我结婚,就算要在外面养女人,也要经过我的首肯。否则,就要你鸡飞蛋打!

陆雪漫呆掉了。

她居然约了蓓蓓!?

很显然,蒋祖儿已经被蓓蓓当成了情敌。

连白浩然都被她摆了一道,待会儿见了面,蓓蓓会吃亏的。

她一阵心慌,侧过脸征求男人的意见,“老公,我能跟他们一起去吗?我担心……”

权慕天明白她的心思,伸手揉了揉她的额头,“你跟他们一起去悦桂坊,我看过xiǎo天之后再去接你。”

拉着陆雪漫走过去,他扫了蒋祖儿一眼,看着白浩然説道,“带你嫂子去悦桂坊等我。”

他立刻会意,“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嫂子的。”

唇角勾起一抹浅笑,蒋祖儿傲慢的目光把她从头到脚扫了一遍。

“权太太做了权家少奶奶,就想提拔闺蜜嫁给浩然,不愧是中国好闺蜜。听説,今天下午你约了我表哥,现在却要跟我们一起去悦桂坊,是打算放他鸽子吗?”

这女人哪壶不开提哪壶!

嫂子跟老大刚刚和好,她这么説不是挑事儿吗?

白浩然听不下去了,挑眉望去,示意她不要乱説话,她却浑不在意。

看来,蒋祖儿非白浩然不嫁的传言是真的。

菲薄的唇勾起一抹不屑,权慕天揽着陆雪漫的肩膀,冷冷説道,“司徒少爷跟我太太的约会已经取消了。”

“权少跟您太太果然是夫妻,都有爽约的习惯。本来,我还想在击剑馆一睹权少的风采,却空欢喜了一场。不知道您是真的有事抽不开身,还是怕输?”

一重墨色涌入眼眸,他冷哼了一声,“我的字典里没有输这个字。”

就知道他会这么説!

激将法奏效,蒋祖儿继续説道,“既然是这样,那何不另外约个时间,跟我表哥较量一下,也让我们开开眼界?”

“很可惜,激将法对我没用。”

一句话揶的她无言以对,愤愤的瞪了他一眼。

唇角划出淡淡戏谑,妖孽般的俊脸依旧没有任何表情,权慕天对她愤怒的目光视而不见。

除了陆雪漫,别的女人被活活气死,也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司徒少爷是我的合作伙伴,也是我太太的男闺蜜。于公于私,我都没有跟他动手的理由。”

“説到底,权少还是怕输。”

“司徒少爷已然情场失意,如果再让他在击剑场上输给我,未免太伤人了。”

“你怎么知道我表哥一定会输?”

陆雪漫听不下去了,没等权慕天回答,抢先説道。

“无论你説什么,我老公都不会跟他约架。再説,即使他们要打,也是我们三个人的事儿,谁赢谁输都与你无关。”

她的话正好给了蒋祖儿反击的理由。

“权太太这么明白事理,为什么要插手我们三个人的事儿呢?如果説,我管我表哥的事儿都算多管闲事的话,您跟我一起去悦桂坊又算什么?”

“你带了这么多人,我怕蓓蓓吃亏。”

冷笑了一声,她冷冷戏谑,“难道您忘了魏蓓拉是个警察,她随身配抢,该怕的是别人才对!”

这女人牙尖嘴利,完全不是她的对手啊有木有?

权慕天向白浩然投去了万分同情的目光,仿佛在説,惹上这种女人,你就自求多福吧!

蒋祖儿,你蹬鼻子上脸,越説越过分!

这里是海都,敢在我们的地盘撒野,你当自己是过江的猛龙吗?

“我嫂子要上课,还要给病人做心理辅导,她很忙的!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她才懒得趟这道浑水。”

白浩然再也压不住火,阴沉着脸把冷冰冰的话扔了出去。

“你不是要谈吗?她是我请的证人。今天当着嫂子的面,咱们三个把话説清楚。过了今天,你我桥归桥,路归路!”

美目浮出一重寒意,蒋祖儿质问道,“你説什么!?”

“我説,魏蓓拉是我的女人,我要跟她结婚。”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老子不发威,你当我是招财猫啊!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瞬不瞬的看着白浩然,“白浩然,你再説一遍!”

“蒋祖儿,我-要-悔-婚!”

“你别后悔!”

蒋祖儿震怒了,撂下一句狠话,转身离去。

“我等着你教我写后悔两个字。”

看着她怒气冲冲的背影

萌妻难驯  第一百二十章 我要悔婚

,权慕天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沉声説道,“漫漫,马上给魏警官打,快!”

“老大,你是説……”

倒吸了一口冷气,白浩然急匆匆跑了出去。

盐城治疗男科医院
盐城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盐城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盐城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盐城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